三种人生,三种情感,但有幸我的年轮里有你

2017/3/1 10:04:00  来源:  作者:

      二月,我们度过了浪漫的西方情人节,欢聚了中国传统的元宵节,因为有爱,因为有相伴左右的爱人,生活也就日日成了“情人节”。
 
      “曾经相约到永远,终点有谁知道,红颜已退白发飘,这一生还是你最好……”这是电视剧《金婚》的主题曲。在半个多世纪的岁月中,有一个人不离不弃、风雨同舟地走过,这样的婚姻真让人感动。
 

      携手一生,老人的爱情用一颗平淡的心守住了岁月的侵蚀,禁得起“柴米油盐”依然保持初心不变,他们的爱情,最真挚,最朴实!




(一)
64载,他只穿她做的衣裳

在茫茫人海中,
总有一个人等着你的到来,
与他牵手,成就一世情缘,
这就是缘分。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不期风花雪月,惟愿一世爱你在柴米油盐中忙碌的倩笑容颜。有这样一种爱情,没有轰轰烈烈的曲折情节,却一样能如水绵延,穿越时光如梭;有这样一种爱情,没有惊天动地的山盟海誓,却一样能十指紧握,走过一世一生。




      照片里的先生叫王力金,在他身旁恬静的与先生一起看书的是他的太太黄邵珍。2016年5月21日是这对老夫妻64年结婚纪念日。为了庆贺钻石婚,先生与亲友为老伴儿策划了一个难忘的礼物,他带着老伴儿拍摄了一组时尚创意生活写真,之后又和亲友一起穿上老伴儿亲手为他制作的衣服,共同奉献了一场温馨感人的“时装秀”,就这样他们的时尚大片走红了。
 
      “大片”中,两位老人一起去市场买菜,一起在书桌前看书;先生为老伴儿做饭,老伴儿为丈夫理发;老伴儿为先生缝衣,先生则在一旁陪伴……这是这组照片里的模样,更是他们生活中的真实写照。



      1951年王力金在湖南湘乡第一中学担任教导主任,就是在这里,而立之年的王力金遇到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18岁的黄邵珍。
 
      挺拔清秀,为人亲和,是黄邵珍初见王力金时的印象。黄邵珍朴素大方的模样则深深地印在了王力金的心头。黄邵珍是学校里的文艺骨干,而恰巧王力金负责学校里的文娱活动。就这样在看似平静如水的日子里,两颗心渐渐靠近,一场纯净、美好的“师生恋”在朦朦胧胧中破土萌芽。



      1952年,王力金接到调令要前往辽宁工作,当年两人结婚,一起踏上了北上之路。此后王力金辗转湖南、辽宁、河北等多个城市教书,黄绍珍也是“夫唱妇随”,跟随王力金“奔走天涯”,共经风雨。
 
      “人们常说‘缘分、缘分’,我们走在一起就是缘分,这是命运决定的,没有什么人可以拿来做比较。走在一起,就要担负责任,共同面对生活中的喜乐困苦。”这是王力金对妻子的承诺与责任。



      如今,两位老人走过风风雨雨,生活归于宁静,八十几岁的黄邵珍还经常骑自行车去逛菜市场,甚至能驮着20斤重的大米走来走去,黄邵珍以此来显示自己身体硬朗,王力金则打趣说那是“吹牛”,可他还是不放心妻子,每次妻子骑自行车出去,他都会估摸着时间,在门口等她。
 
      一辈子,两个人扮演着彼此最重要的角色,生活中互相分工,谁少了谁都不行。王力金是妻子的“专职厨师”,黄邵珍则负责买菜;黄邵珍则是王力金的“御用发型师”,这一剪就从青丝剪到了白发;黄邵珍从什么也不会的小姑娘变为王力金的“私人服装师”,这一做就是64年,而他只穿她做的衣裳。



      “爱妻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不愁清贫苦,但念情爱深。”从清苦日子里走过的老两口养成了艰苦朴素的习惯,什么东西都不舍得丢掉,她戏称他是“下水道”,他则说她是“破烂公司经理”。他们在你一言我一语的“斗嘴”中描摹着“最美的夕阳红”。




      64年“师生恋”,初心打败时间。他们的爱浸透在柴米油盐里,浸透在孩子似的“斗嘴”里,经过岁月的发酵,越来越醇厚越甘甜。



(二)
“你放心,我会一辈子疼你”

靠近一个人只需一眼,
相守一生却需要一辈子来实现。
知道你一直都在,
所以我并不孤独。
 
      “五十六年,用真爱诠释一段人生;五十六年,用无悔表达一世情缘。五十六年,从青年到老年,爱情,不仅仅是甜言蜜语,海誓山盟,它还是无法想象的意志,重如磐石的责任。”这是“感动临沂”给老人杜元法的颁奖词。




     他们的爱情没有什么山盟海誓,有的只是不离不弃;他们的爱情也没有什么甜言蜜语,有的只是家长里短。村民们都说,这是一个爱的奇迹。
 
      1958年28岁的杜元法本分能干,19岁的周玉爱也是村里出名的标致姑娘,就这样,媒人将两个人的命运紧紧拴在了一起。那时杜元法是名矿工,吃住都在矿上,只为多赚些钱,虽然杜元法几个月才能回家一次,但周玉爱没有半句怨言。两人虽不像其他新婚夫妇厮守在一起,但心里也都美滋滋的。



      然而他们平淡幸福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新婚仅5个月后,妻子染上恶疾,病倒了!妻子被查出患有严重的风湿骨病,心脏和肾也有问题,不敢相信,年仅19岁的妻子竟这样倒下了。杜元法带着妻子问遍了镇上的所有医院都没有治好,他辞掉了矿上的工作,专心在家照顾妻子,他说“她是我的媳妇,我不照顾她谁来照顾她呢?”
 
      一边求医问药,一边尝试各种偏方,只要有希望,杜元法就亲自试药,确认无毒后才给妻子服下。可是周玉爱的病情依旧没有好转,妻子因为肌肉萎缩连说话的能力也逐渐失去,如今只能发出一些让人听不懂的单音,虽然沟通上有些障碍,但多年的照顾,不用妻子说,杜元法也能读懂妻子的想法。



      如今的杜元法的身体也大不如前,抱起周玉爱也越来越吃力,左眼也在六七年前视力骤减,几近失明。但他对周玉爱的呵护却未曾减少半分。妻子卧床56年,从来没生过褥疮,屋子也没有异味,这是一个爱的奇迹。
 
      这么些年,杜元法还有个旁人看来疯狂的愿望,他希望妻子能先自己一步离开这个世界,因为“如果我先死了,谁来照顾她?”



      尽管你卧床不动,言语不清,但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他们的生活日复一日,一天、两天、三天……一个月、两个月、半年……将一如既往的持续下去,简单、无趣、乏味等等,都会在这里体现,但是还要继续坚持下去,坚持的动力在哪里?就是那份深深的爱!



(三)
平如美棠,我们俩的故事

人们往往会用几分钟去认识一个人,
用几天去爱上一个人,
最后却要用一辈子回忆一个人。
 
      饶平如,1922年生于江西南城,黄埔军校十八期学员,参加过抗战、内战,后来做过编辑、美编。






      11岁时,父亲好友的女儿毛美棠来家里玩,她8岁梳着辫子。饶平如给她玩玩具,两个人呆了一个下午,没说什么话。当时没有想到,面前的这个梳着辫子的小姑娘,将是饶平如一生的伴侣。
 
     在美棠之前,有人给饶平如介绍过两个女朋友,他都不乐意。说来也奇怪,他对其他人就是没有感觉。确定关系后,有一天,饶平如和毛美棠在南昌的湖滨公园里谈恋爱,饶平如不好意思说“我爱你”,遍唱了一首很流行的英文歌曲Oh Rosemarry I Love You”。



      结婚之后,1951年二人辗转来到上海,先生在医院做会计又兼职出版社编辑,工资报酬相当不错,美棠则在家做全职太太,这是饶平如一生中最风光的日子。

      没想到,1958年,生活全变了!因为是国民党军人,饶平如被送到农场接受“劳动改造”,此后陆续在安徽某齿轮厂做工人,和妻子两地分居长达22年。在这22年间,他们写了上千封信。妻子的每一封信饶平如都珍藏在箱子里,隔几天遍拿出来再看看。信上没有什么谈情说爱,有的只是些柴米油盐的家事,大儿子找工作、家里没钱买菜等等。



     曾经幸福地作为全职太太的美棠也饱尝世态炎凉,不仅备受街坊邻居的白眼,为了补贴家用,还去拉过水泥。1959年,饶平如全身浮肿,没什么药可以医治,美棠寄去一瓶乳白色的鱼肝油,饶平如把半瓶鱼肝油倒在米饭里,慢慢浮肿就消失了。就这样,夫妻二人在两地互相守护着度过最艰辛的日子。
 
      终于,1979年饶平如平反后回到上海,然而不幸的是,1992年美棠被查出患有糖尿病和肾病,严重的时候已经神志不清。有一天她称丈夫将自己的孙女藏了起来不让她见,饶平如怎么说她都不信,当时八十多岁的老先生坐在地上,心痛的嚎啕大哭。




      2008年3月19日,家人打电话,告诉饶平如美棠“快不行了”,在医院里,医生和护士围着一圈,饶平如在人群后,离她十几步远,美棠躺在病床上,朝右侧侧头,在人缝里找到了饶平如,一滴眼泪挂在眼角上。饶平如挤到病床前,紧握美棠的手帮她擦眼泪,不到一分钟,手逐渐变得冰凉,检测仪上显示出了一条直线。那一天距离他们60年钻石婚纪念日只有短短五个月。



      饶平如喜欢丰子恺和叶浅予的画,经常买来学习,美棠离开后,他开始作画,留下关于他们的最美好回忆。一副小画大概需要两个小时,他手绘18本画册,记录了他们从初识到分别的六十年时光,取名为《平如美棠——我俩的故事》。90岁的时候,饶平如开始学习钢琴,他常弹的曲子里,有一首叫《送别》。




     曾经有人问饶平如,“您都90岁了,难道这么长时间,没有把这个东西磨平,磨淡么?”饶平如说“磨平?怎么能磨的平呢?爱这个世界是很久的,这个是永远的事情。”他说如果能够年光倒流的话,他宁愿再回到从前那一段比较艰苦的时代,两个人相守的时光。




      你在的时候,我与你互相扶持,相依相偎,你离开后,我用我的余生,去怀念你存在过的世界!


      “爱情,亦三种境界耳。少年出乎好奇,青年在与审美,中年归向求知,老之将至,义无反顾”。他们是平平凡凡的普通人,无关年纪,无关身份,直到头发花白,依然用自己的行动诉说着爱的不普通。
 
      三种人生,三种感情,爱汇聚成他们的年轮,愿我们每一个人都与爱温暖相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