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走龙蛇润岁月 最是书香能致远

2017/3/27 9:52:28  来源:http://lndx.edu.cn/content/video/gr/2017/03.mp4  作者:

     本期年轮记,向大家介绍一位我们的好朋友,他是有着自己的本职工作,又兼任少儿、老人书画艺术课的老师。可能你觉得这样的人真有精力,真令人佩服,真与众不同。但其实,他也是从一个普通的业余爱好学习者走过来的!




生活就像漫步在海滨沙滩时,
每一个袭来的浪花都与众不同一样,
看似平淡的每一天,也一定会有所不同。
正如蓦然间发现潮已涨满,海已改观,
平淡的每一天,也会在不知不觉中,
发生着巨大的变化,改变着你我!

      常常有人问,什么样的男人最有魅力。是样貌帅气身材健硕,还是成熟稳重阅历丰富?对于这个没有固定答案的问题来说,每个人的理解都有不同,但也许到了知天命的年纪,魅力无关外表,认真专注、和蔼善良、懂得奉献的男人同样有魅力!




     杨旭,1962年生人,地道的北京孩子,从小在部队大院长大,那时一群同龄的孩子每天打打闹闹,男孩子天性活泼好动,又调皮捣蛋,杨旭的父亲为改掉他爱出去调皮捣蛋的性格就说:你在家画画吧!也不知是为什么,竟会听从父亲的话,安静的拿起铅笔,描摹小人书上的英雄人物,竟也坐得住凳子,一画就是大半天。后来他说,很感谢父亲的教育方式,画的有进步时,从不吝啬夸奖,慢慢有信心了,兴趣自然也就来了。后来坐得住凳子不是为了避免出去调皮,而是真正喜欢,打心底里想画画。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他是被夸出来的孩子!

      儿时的画画完全出于爱好与自学,铅笔勾勒出简单的线条,甚至连什么是宣纸和国画都不知道。直到杨旭当兵后,在解放军报上看到陈玉先先生画的作品,有速写、有水墨画,就是当初的那一眼,便像“一眼万年”一样,从此再也放不下绘画。虽然工作后的日子繁忙,但只要有时间,绘画就一直陪伴着他,像老朋友一样。




     人们常说书画不分家,杨旭的另一个老朋友就是书法!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报了很多书法班,只要有学习班就过去和老师学习。提起当年,张老师对他的书法启蒙起了很大的帮助,后来又参加了杨在春老师的培训班,也跟从田英章老师学习,虽说都是书法大家,但可能常年写书法的人逐渐养成一种共同的性格,为人亲和,平易近人,心境恬淡。吸引杨旭跟从老师学习的不仅是他们的渊博学识,更有他们的为人!

      其实有一个阶段杨旭学习书法是自学为主,但学习书法和学习其他内容不同,书法是学出来的,不是自己闷头练出来的,书法其中的学问有些是自己感悟不出来的,需要有名师来指点。这个“名师”,不是市场上炒作起来的“名师”,而是真正有真才实学的老师,他们的每一个指点,都会是很大程度的提升。




      杨旭像求知的孩子一样,经常带着自己的作品参加书法协会的活动,他很喜欢欧体楷书,后来得知孟繁禧先生是欧楷大家,每次书协有活动,都会带着自己的习作尽可能的得到孟老师的指点。提到孟老师,杨旭的记忆非常深刻,有次他带着自己的作品在书协活动上找到孟老师,想得到孟老师的指点,但当时孟老师很忙,就拍了拍杨旭的肩膀说稍等一会。他当时一听,心想:人家这么忙,这次肯定是没戏了,直到散场后,准备和朋友离场回家,孟老师急忙跑出来说:别走啊,我还没看你写的东西呢!孟老师,书法大家,主动的说要看自己写的字,这对于一个初学书法的人来说是多么大的鼓舞与激励!

      后来机缘巧合,和朋友聊天时,得知有书法本科专业,杨旭就去报考学习。毕业后有一天和朋友聊天,志同道合的认为书法不应该光要自己写,更要传承,朋友说,你应该去考个书法教师证。杨旭在书法道路上多良师益友,考完教师证后,正巧国家开放大学老年开放大学举办书法班,当时考试中心的吴老师便推荐杨旭去当助教,参加了几期学员培训,自己也从中学到了很多知识,怎样讲课,怎样论述更能让学员容易理解,再后来,学校就留下杨旭,单独成立书法班,杨旭从一名书法爱好者成为了一名书法老师。



     跟从杨旭学书法的学员,年纪最大的80多岁,年纪最小的五六岁。虽然年纪跨度大,但让他印象深刻的是都非常喜欢书法,非常好学。孩子们天真好动,领悟能力不像成人那么强,但模仿能力高,就像一张白纸一样,怎么教,他们就怎么学。老人阅历丰富,本身对书画有一定的认识,提出的问题更有深度更专业,对坚持写书法更为认真专注。杨旭还在残联义务教残疾人朋友学书法,尽管他觉得自己才疏学浅,但能尽他所能,丰富残疾人的精神生活,帮助他们恢复健康,他觉得那就是值得的!忙碌的授课生活让人感觉疲累,但每一天他都是快乐的,彼此谁都离不开这书法,他说,是书法让他们结缘!


(杨旭的书法作品)


      在生活中,杨旭也是个爱好丰富的人,游泳、打球、旅游……他都非常喜欢。但自从成为书画老师后,就一件件舍弃了,他说书画博大精深,如果上课前不好好准备,是没有资格站上讲台的,是对学员的不负责。但有舍必有得,教学的每一天他的生活都很充实,每当学员有进步的时候,简直比他们请吃大餐更高兴。其实,心灵上的收获更能让人得到满足与欣慰。生活中美好的事物不计其数,找到自己认为值得的生活方式,成为别人需要的人,将时光“浪费”在美好的事情上才不虚此生。


(杨旭的绘画作品)


     写书法不仅影响着杨旭的学员,更影响着他的儿子。以前杨旭的儿子对书法并不感兴趣,让他静下来写字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但时间一长,经常看着父亲写写画画,好像兴趣也就来了,也学着父亲开始拿起笔写画。不同于人们固有观念中父子关系的严肃,杨旭虽对儿子也有严厉管教的时候,但大多时间儿子都愿意和他沟通,开开玩笑,偶尔儿子也有孩子般的任性拌嘴,但吵吵闹闹中,距离感就没有了。杨旭说,和孩子沟通语气最重要,放低自己的姿态,如果什么时候都摆出一副长者的样子去教训孩子,那只会是表面的服从与听话,并没有从心底里达到认同。



      遥想60岁之后的退休生活,杨旭想还是会继续教书法和国画,还要更像他的学员们学习,活到老学到老,不断地努力去丰富自己。


      杨旭,从一个调皮捣蛋的孩子,变成一个温润如玉的谦谦书画文人;从一个到处求知的学生,变成一个传播书画能量的老师……或许外人看来一路艰辛而不平庸,但一切都是从最初的一点一滴的平凡开始。其实,幸福也许就是普通的日常生活,在给予与奉献中实现自己的价值,人生大半都是生活在再普通不过的日常,如果能做到对这样的平凡乐在其中,那么也就能做到对人生乐在其中。




      希望我们都能像杨旭一样,每一天,每一年,都如摘果子一样,有些收获。这样到了五十知天命,六十而耳顺的年龄,一定是很坦然的,因为回忆起来,那是厚厚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