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员来稿 | 四季有花开——云南老年开放大学学员来稿

       天寒地冻了好几天,天空总是阴沉暗淡。这天早晨,在去农贸市场的路上,一抬头蓦然看到隔壁小区里冒出一簇笔直傲立的冬樱花树。粉红色的花瓣开满了树枝,新鲜又热烈。



       这株小小的冬樱花,把偌大一个冬天一下子照亮了。随着我的一声惊呼,旁边的路人也一起抬头惊喜地眺望着,人们蜷缩着的身体都不由自主地伸展开来,仿佛寒冷瞬间烟消云散了。


       几天后和友人去爬西山,山脚下的冬樱花也已经成片的开了,浪漫妖娆地温暖着冬天的西山。又过了几日,我去世纪城小区看望老人,世纪城里里外外的冬樱花更是开得如火如荼,还有不少漂亮的玉兰花也挤在其中,一起绽放着他们夺目的光彩。虽然寒风凛冽,却把个世纪城活脱脱闹成了一个春天。



       我禁不住赞叹,无论多么残酷的环境,多么萧瑟的季节,都会有花开。她们开得四季交织,延绵不绝,无论鲜艳或者暗淡,都是那么美好。大自然对人类的馈赠是那么及时,那么随处可见。


       春天的时候,百花齐放,迎春花喜气洋洋报春来。桃花夭夭灼其华 ,樱花簇簇百媚生 ,千树万树梨花开。我们一边享受着繁花似锦的赏心悦目,一边又去担心“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

       当我们还在伤感春天的短暂易逝时,初夏池塘里的荷花已经静静地冒出了水面,芙蓉十里慢慢染红了天际。即便是花开过后的残荷,也还存着多少迷人的风韵,成就了多少画家和摄影大师的梦想。

       秋天来了,我们忙着去赏菊。面对着灿烂多姿的菊花,心中又吟起了“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的诗句,唯恐菊花凋谢以后只剩下了苍凉。



       可是,冬樱花的如期而至,依然绚烂了冬天。此时小寒已过,风雪将至,大寒紧逼,而凌寒傲放的红梅已经悄悄挂上了枝头,含苞待放。

       我们总是匆忙地追逐着四季的色彩,哀叹着岁月的不再。其实,四季都会有花开,春夏迤逦多情像一首诗,秋冬萧瑟深沉如一幅画,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

       慢慢老去的我们已经不再有如花的笑靥,不再有乌黑的秀发,也不会再有事业的成就,但我们却拥有了“看庭前花开花落、望天上云卷云舒”的淡定自若和宝贵的闲适时光。



       我们还有着如青春一般的梦想,有挥毫泼墨的闲情和高歌生活的逸致。还可以在往后的日子里遇见那个更好的自己,好好看以前视而不见的风景,好好听过去充耳不闻的音乐。

       我们懂得了天地的厚意和花草的深情,更释怀了人生的悲欢和聚散,停下匆匆忙忙的脚步,细细品味着恬淡平静的生活。

       我们真的不用为落花而焦虑,也不用为挽留时光而慌张。因为,心里种下了美好,便有了四季花开,便有了春天常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