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恩,我爱我的祖国——金华老年开放大学学员投稿

2020/10/22 10:39:55  

我感恩    我爱我的祖国
——“乐学防疫”在行动

投稿人:金华老年开放大学行书班  李柳花

       当前“新型冠状病毒”如洪水猛兽般兽扑向我中华大地。我响应国家号召,备足粮油不出门。

       每天早晨起来时,先了解一下疫情情况。然后,看看老年大学同学群和朋友圈的动态。再然后,在网上学习年轻时爱唱,但又因不懂简谱怕跑调不敢唱的歌曲简谱(跑调,虽没赵本山小品里讲的“要命”那么严重,但足以让人难受)。如《被爱情遗忘的角落》里的主题曲、电视剧《外来妹》插曲、《渴望》《上海一家人》等等,顺便回忆回忆当年看这些电影、电视剧,和跟唱这些歌曲时的心境和场景,然后发发呆。

       下午在舒适的沙发上坐坐,偶尔打逗打逗小孙子或到被窝里一躺,日子过的轻松悠闲。

       响应“在家不出门就是为国家做贡献” 的号召,  年轻时从不碰家务的老头子也拿起抹布 ,操起锅铲来……

       这段时间的晚饭要比往常早些,吃了晚饭,等不得小孙子进卧室,我立刻关上书房的门,这时,我真正进入学习状态:《圣教序》、《兰亭叙》、《灵飞经》……  我恨不得多长出几双手来。感觉不一会,便是深夜了。


       我想,我的命咋这么好呢?

       我是一个出身于只有不到10户人家山村的家庭妇女。从小生活在多兄妹的山区农民家小庭里。尽管父母勤劳能干,但我们还是常常吃了上顿接不着下顿(借米下锅),全家人的衣服补丁上打着补丁。

       父亲生前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来我家时说:“你们兄弟姐妹做我的儿女受委屈了,我和你娘心里都觉得对不住你们,但有一件事我俩觉得无愧于心 :没重男轻女,让你们兄弟姐妹都上学了!”

       是啊,那时候跟我差不多年纪的孩子,好多都没正儿八经地上过学,特别是女孩。当“扫盲”运动来时,老师上门动员劝说了,父母才让孩子去上几天,过了这个节点,又不让孩子上了。那时候,我们的农村家家户户鸡、猪、牛、羊满栏,小孩有小孩的活,比如:割草、砍柴、放牛、挑猪草等等,女孩也一样能干。

       我家因我们兄妹全在上学,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全家8口人吃饭,而给生产队集体干活计工分的只有父母二人。村干部不高兴了:“你家不有条件吗?让男女孩子全上学,你们家的书学费我就是一分也不给你减免!”

       父母实在坚持不住时,把正在初中(县城)的大哥抽了回来。尽管大哥一再苦求保证,他的伙食费和生活费由他自己负责,让他把初中读完,可父亲没能答应。

       读书是何等的奢侈啊!

       而今,我老了老了,我还能再次走进学校走进课堂!这可不是当年自己抱着板凳,简易的破旧课桌的柱子衬着木棍绑着麻绳、木窗的窗栏杆没有几根完整的教室,而是装有空调、飘亮的天花板上嵌着明亮的灯;古色古香高档实木的课桌上辅着毛毡,毛毡边上摆放着整整齐齐的镇纸木、墨汁、砚台、宣纸(这些全由学校免费提供)宽敞明亮的教室!更让我惊奇的是,老师坐在一旁写字,而黑板上的大屏幕里如电影一样播放着老师的一点一划讲解授教。这是我做梦也不敢想,我也能上的“广播电视大学、老年开放大学”!

       儿子告诉我,我这是托习主席的福!

       当时在课堂上,我忘了我身处何地?忘了自己的年龄?忘了我是谁?忘了一切!我把所有的精力集中在老师授教的课上。放学时,我把当时的感慨写下来发在班里的群上。

       过了两周,班主任老师让我当班长。班长?“班长” “学习委员”是我这辈子回忆中的一小节片段,怎么今天?……我受宠若惊地接过老师手里的点名册。回到家,我悄悄地把小孙子拉到一边,让刚上一年级识字率却很高的小孙子用普通话读一遍点名册上的名字。当读到缪xx名字时,小孙子不会读了,我俩正在用手机查拼音时,被在书房加班的儿子听见了。他了解到我当了班长,怕我因普通话不标准、文化程度不高而尴尬,劝我把班长的职务推掉。儿子的一席话惊醒了我,是啊,同学里还有谁能比我文化程度还低呢 ?但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

       为了不打扰儿子儿媳的正常工作和学习,也为了方便我自己,我在床前靠窗口的地方用两只纸板箱叠加起来,在纸箱上放着小孙子的小黑板,然后,在约40x50公分的小黑板上辅上毛毡,窄小的窗台就是我学书法写字练字的“写字台”了。白天做饭的空儿、晚上睡觉前、半夜醒来睡不着时,只要有点时间,我能写几个字是几个。

       就这样,一个学期后,我的书法作品有了很大进步,参加了校展出;两个学期后,老师推荐我参加省“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作品展出。

       为了献上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份礼,人家写几十个字,我写780个左右的小行楷。因时间紧迫,避免小孙子打扰,我住到上百公里开外的姐姐家去,在姐姐家,我每天写字时间不少于18个小时。

       现在,我是同学老师公认的进步最快的优秀学员,我这个班长也当之无愧! 

       “老年开放大学”,对我而言如同久旱遇甘霖。三个学期来,我从没早退,没迟到,更没请假旷课,我很珍惜这样的学习机会。

       下学期,我报了山水画班,我准备把我小时候站在村后,能触摸到蓝天的山巅”鸡冠岩“上,记忆里那连绵不断的群山、梯田、村庄、以及村庄四周现已绝迹了的大艮籽树等的全貌画下来,9年后,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80周年时,作为礼物献上!

       还有,我用我那点少的可怜的文化如实记录下的30多万字“我这一辈子”的点点滴滴也整理出来。

       我感恩· 我爱我的祖国!如今我们祖国遇到灾难了,很多很多人在前线用生命去抗击这场战疫,而我们在家享受着安逸,国家还给我们提供了优质数字化网上学习的平台,“在家不出门就是为国家做贡献”  ,这个时候我愧不能为国家做点什么,又岂能出去乱跑给国家添乱呢! 

       我坚信我们国家没有战胜不了的困难,因为我们有英明的领导人和无数的英雄勇士们,还有众志成城的普通民众!    

       愿春暖花开时,我能早日背着学校赠予我的书包,走在去金华广播电视大学、老年开放大学的路上……

 
金华老年开放大学,行书班:李柳花
2020年2月8日
于磐安盘龙

供稿:金华老年开放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