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人口老龄化 考量银发经济系统

2018/5/16 8:53:33  来源:联合时报   作者:胡苏云

      《上海市城市总体规划(2017—2035)》定位于成为卓越的全球城市,建设国际经济、金融、贸易、航运、科技创新“五个中心”,对外能够配置全球资源,对内辐射带动区域经济发展。将努力构建上海大都市圈,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世界级城市群。而上海人口老龄化和低生育率、城市发展需要守住的底线中的人口数量控制目标等,是城市发展过程中必须考量的因素。


问题及分析


      上海人口年龄结构将不断老龄化。面临城市发展和老龄化发展同步局面,同时将成为老龄化的全球城市。从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比例国内大城市比较看,2010年北京12.54%,广州9.74%,深圳2.95%,上海15.07%。上海高龄老年人口比例上升,比例也较高。从户籍人口看,预计2018年,上海户籍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总数将突破500万,2020年总数将超过540万人,而上海的生育率大约为0.7,只有更替水平的1/3。根据预测,上海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数量2025年将达583.4万人,将迎来老年照料护理的高峰期。家庭户中有多个老人、高龄和低龄老人共存以及老年空巢家庭都将显著增加,给家庭养老模式带来新的课题。


      上海流入人口数量在减少。2017年出现了净流出;同时流入人口的质量与上海城市定位目标所需要的人才结构不相符合。仅能满足较低端制造业和简单生活性服务业的低端劳动力人口众多,且持续聚集。


      流入人口质量不够,人才流入受限制。上海流入人口的结构不合理,在居住证转户口积分制中,大学生除了年龄和学历外,没有其他特殊引入条件优势。


      上海面临其他城市的人才竞争压力。虽然上海一直是高校毕业生趋之若鹜的就业福地,但近年来,很多毕业生开始尝试更多选择,城市之间的人才竞争也日益激烈。


建议


      开发老年人口红利,寻找新的发展机遇。人口变化使得老龄消费者从原来被忽视的人口变为一个巨大并持续增长的市场,他们的需求在很大程度上还不能得到满足,这就为商业工业发明新产品、新服务以及新的商业模式来满足日益增多的老年人的需求创造了新机会。


      发展银发经济,实现宏观上的积极老龄化。银发经济目标人群是50岁以上人口,包括活跃老人、脆弱老人和依赖型老人,他们的需求导致公共支出和消费支出,由此带来许多经济机会。银发经济涵盖传统的衣食住行,也包含新型的互联网经济,以及未来的智能养老。


      构建长三角银发经济产业集群,实现养老服务一体化。银发经济在中国的潜力巨大,长三角地区产业基础良好,老年人口众多,适合前瞻布局银发经济产业,形成集群,服务全国和亚太地区。上海可以在长三角周边地区建立一定规模适宜水平的养老社区和养老小镇。养老小镇的建设可以和郊区农民城市化中再就业政策相结合,鼓励农民就近服务老人。探索开展跨区域购买养老服务试点,落实异地养老的医保即时计算。


      注重对银发经济系统研究,关注市场形成和行业生态。


      第一,定位创新引领经济转型,确立银发经济发展目标。目前市场上老年相关产业有老年人用品、老年病医疗、为老服务、居家养老自理能力维护、失能老人照顾、老年住宅以及具有医疗功能的养老院建设等方面,但是在人口老龄化加速局面下,原有的产业结构、产品和服务组成等已经无法适应经济发展和老年消费者需求;而且,随着高科技(特别是信息技术)的发展,许多过去无法实现或因造价昂贵而难以普及的技术措施和产品具备了进入普通家庭的可能(如求助热线、远程救助、移动医疗等)。


      第二,前瞻研究银发经济产业体系和生态环境。银发经济本身是个庞大的系统,集聚了挑战和机遇,融合了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具有创新化和智能化。首先,需要结合银发经济发展趋势和中国本土基础,前瞻研究银发经济产业体系,行业方向路径,主要参与者的引领作用的发挥;同时,借鉴欧洲委员会银发经济共同行动,尽早研究制订银发经济规划和标准。其次,聚焦研究银发经济发展的PPP发展模式。根据中国银发经济相关的政府共同投入较大、效率低下的问题,整合公共、社会和市场资源,需要针对中国人口老龄化的发展趋势,结合经济转型、科技创新和政府职能转变,尝试银发经济发展的新模式。再者,关注中国地域广大,地区差异大的特点,全面放开银发经济市场,调动区域间的积极性和联动性。其四,确立银发经济发展中的政府作用,为银发经济发展营造良好的生态环境。政府部门应当扮演好引领者、支持者和参与者的多重角色,依托现有资源和社会力量,搭建养老服务网络平台,积极发展老年电子商务、老年互联网金融、老年教育等新业态,并加强市场监管和引导,通过规划和财税、价格、土地、投融资、人才等政策扶持,引导银发经济健康发展。


      确立银发经济与科技创新、智慧健康和养老融合发展的目标。智慧健康和养老必须与银发经济发展密切结合,通过培育智慧健康养老服务新业态,推动企业和健康养老机构充分运用智慧健康养老产品,推进智慧健康养老商业模式创新,并建立智慧健康养老标准体系,明确银发经济发展的路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