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的老年大学30年低收费 鼓励社会资本注入

2018/7/6 9:01:33  来源:长江日报  作者:

      唱歌班一学期学费80元,最贵的钢琴班在220元至280元之间……30多年来,武汉地区的老年大学一直低收费,学费也许连老师的课时费都不够。

      但低收费一直坚持着,刚开始是50元、60元,后来是70元、80元,现在大多数课程(如报名人数最多的唱歌班)在80元-100元。

      市、区两级政府的财政拨款是武汉市区两级老年大学的主要经费来源,学费只是补充。

“独角戏”:现在老年大学几乎完全由政府出资办学

      对老年大学最大的投入是场地。在武汉,市区两级老年大学的校舍全部是政府投入的,只有少数街道老年大学有社会参与,如武昌区老年大学水岸星城分校的场地是由福星惠誉地产提供的。

      今年三月,春季开学,汉阳区5500平米的新校区投入使用,比老校区增加了教学面积2500平米。
 
      此前,汉阳区政府从大桥局手中买下铁路技校,连同装修、添置教学设备,汉阳区政府对汉阳区老年大学新校区的投入超过5000万元。

      近五年来,东西湖、江汉、汉阳、洪山等区级老年大学新迁校址,办学条件改善,资金全部来源于政府。为解决武汉老年大学教学楼地基下沉,市发改委立了项,拨了专项资金。

      除了校舍投入,市、区两级财政还每年给各老年大学拨付办学经费,金额各个区不相同。

      武汉地区的老年大学,由政府出资,属于政府办学。

功不可没:“老年志愿者”管理老年大学

      政府出资办的老年大学是体制外的。长江日报记者调查发现,武汉地区的老年大学由政府出资兴办,除了武汉老年大学有13个编制外,其他老年大学大都处于“三无”状态:无机构、无编制、无目标考核。

      武汉地区的老年大学“老同志主抓”是鲜明的特点,管理老年大学的是一群老人。

      区级老年大学的校长一般由区委组织部正式下文,任命一位从区人大主任或政协主席(或付职)退下来的老同志担任,副校长一般是副处级以上的行政机关或教育战线退休干部,工作人员有行政管理部门的干部,也有学校里退休的管理者。

      这些愿意从事老年教育事业,并有管理经验的退休干部,退休后在老年大学开始全新的工作,直到70岁才再次退休,离开工作岗位。

      武汉地区老年大学的管理队伍超级精干,以学期人次过万的几个区级老年大学为例:洪山区老年大学工作人员共14人,武昌区老年大学工作人员共12人,汉阳区老年大学工作人员共14人,江岸区老年大学算上电工也才20人。

      这些退休干部进入老年大学工作后,报酬低,超负荷工作,称他们是老年志愿者一点也不为过。

      武汉地区的老年大学教育白手起家,从零开始,办学质量始终走在全国老年教育的前列,这些老同志居功至伟。

      然而,当武汉社会老龄化加速、时代进步日渐迅猛,老年大学管理队伍是否需要输入新鲜血液、新的办学理念、新的管理方式,值得研究。

跃跃欲试:社会资本三种形式进入老年教育领域

      老年大学是公益性单位,靠政府拨款经营办学,收费非常低廉。

      但政府拨款有限,只能维持学校运转,并没有太多资金去聘请更多更好的教师。那么,除政府之外的力量能不能办老年大学呢?

      早在2016年10月,国务院办公厅就印发了《老年教育发展规划(2016-2020年)》,提出鼓励教师和专业社工参与老年教育工作,拓宽经费投入渠道,形成政府、市场、社会组织和学习者等多主体分担和筹措经费的机制。

      目前武汉市政府并未给老年大学的开办设置门槛(当然也谈不上规范),谁办都可以。但是,社会资本进入武汉老年教育领域的并不多。

      据了解,社会资本进入老年教育这一块的,武汉目前有三种形式:第一种是盛帆公益基金会直接捐款支持社区老年大学(南湖老年大学)办学;第二种是湖北科技之光大学生创业集团出资以文化养老角度介入,组织专家学者编写新时代老年大学系列教材;第三种以武汉生物工程学院永春里学院的游学养项目为代表(现在依旧停留在概念层面,至今未招生开班)。此外,各养老机构也在为入住养老院的老人们提供教育,如泰康楚园高端养老项目中有老年大学教育,侨亚集团也在机构养老设有老年大学,这些基本都成了为项目增色添彩的亮点,以老人自娱自乐为主。

      武汉目前并没有一所社会资本兴办的传统意义上的老年大学。

刷新理念:快乐养老第一位,学习是第二位

      湖北科技之光大学生创业集团董事长喻超是一只脚踏进老年教育领域的商人。针对全国老年大学缺乏统一教材、老师授课随意性大的问题,他正在投资请名家编写通俗易懂、适合老年大学的教材。

      从编教材到印教材,形成老年大学教材产业,这只是喻超涉足老年大学教育的第一步。下一步,他要在位于蔡甸永安的集团创业总部开办一所教学面积达6000平米的老年大学,“收费像政府办的学校一样,维持低学费,但我不办政府办老年大学那样的普教班,我办研修院,是老年人更高层次追求和学习的场所。”

      喻超的老年大学,有学的,有吃的,有住的,还有旅游,这些都是与他现有产业对接的。“办老年大学是不赚钱的,我要通过这些衍生产品让老年大学学员拥抱健康拥抱快乐的同时,还能赚钱,让办学形成良性发展。”

      涉足老年大学教育领域,喻超最大的感受是:政府很支持,很欢迎,没有门槛。

      跟喻超持同样观点的位于湖南长沙的快乐老人报社,明知道办老年大学短期内不赚钱,但还是前期投资2亿元,2016年9月办起了“快乐老人大学”。

      快乐老人大学办公室主任唐炎林说,快乐老人大学与现有政府办的老年大学定位和理念都不太一样。快乐老人大学立足社区,专门开办社区老年大学,把老年大学送到老年人家门口,满足他们文化养老的需求。他特别强调:“快乐养老是第一位的,学习是第二位的。”

      截至6月底,快乐老人大学拓展了20多个校区,到今年年底预计将超过40个,每年翻一番。唐炎林主任介绍,快乐老人大学将通过线上校区和线下1000家校区,服务千万级老年会员,同时实现新媒体粉丝突破1000万,并通过“双千万工程”形成较完整的文化养老产业链。“单办老年大学可能不赚钱,但文化养老产业链是能赚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