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玩游戏的老人不爱老。来吧,一起为老人们设计新游戏

2019/9/6 8:57:17  来源:  作者:

      国家开放大学老年开放大学将联合北京开心果老龄产业促进中心,围绕老年人乐龄游戏运营推广(老年人益智健体游戏及活动)、乐龄游戏相关专业人才培养培训等方向开展项目合作。

      双方将充分发挥老年开放大学远程教育的品牌及平台优势、老年教育项目与资源优势,以及北京开心果老龄产业促进中心在产品研发设计、课程体系、人才培养、赛事活动及课题研究等方面的经验与权威优势,共同打造独具特色的乐龄游戏线上线下及相关类产品,做好老年人的学习支持服务工作,并培养培训乐龄游戏相关专业人才。

      下面,我们先来认识一下,什么是乐龄游戏和乐游指导师?

      王富青 

      北京开心果老龄产业促进中心 执行理事长

      老年人的机体协调能力、认知能力和社交能力每天都在衰退着,我们子女该如何帮助他们应对这些衰老?该如何让父母的晚年生活快乐起来?
      我们发现,乐龄游戏是个好办法,因为我们看到会玩游戏的老人不爱“老”。


      大家好,我叫王富青,是北京开心果老龄产业促进中心的执行理事长。今天我要给大家分享的话题是为什么要为老年人设计游戏?

      大家注意过吗,小孩子的游戏有很多,成年人的游戏也很丰富,但是为老年人专门设计的游戏,大家有见过吗?几乎没有。当然也有见过的,但是很少。老年人也需要游戏。


     大家留心的话,就会发现家里的长辈随着年岁的增长,他们的社交会越来越少,很多时候就是待在家里看电视或者发呆,他们经常会重复说过的话,刚刚放下的东西就忘记放在了哪里,他们走路也慢慢地变得吃力,遇到磕碰时候的反应也变得迟缓。


      研究表明,老年人的认知能力、机体协调能力与社交能力都在不断地衰退,失能失智的风险在逐步增高。所以大家想过没有,我们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助长辈们得到科学的锻炼?帮助他们来延缓这些衰老?

      传统的唱歌和书法不是每一位老人都能参加的,长辈们也很少去健身房,正规的康复锻炼需要好多条件,所以有哪种锻炼方式可以让长辈们喜欢参加,并且持续地愿意来参加?我们在国外考察中发现乐龄游戏是个好方法,因为我们看到会玩游戏的老人不爱“老”。

      什么是乐龄游戏呢?它到底会有什么样的作用?为了给大家一个更直观的感受,我们准备了两段视频。



      现在大家看到的游戏叫念念不忘。这个游戏的图卡内容主要是三四十年代到八九十年代的一些生活场景,是我们与几十位老人在数百个过往的生活场景里挑选出来的。这个游戏就像一把钥匙,能够打开长辈们的话匣子。

      指导师首先会请长辈们抽选一张图卡,然后请长辈们告诉大家看到了什么,每人每次只能说一个,而且不能重复。因为不能重复,所以几轮下来之后,长辈们就需要记住前面说过的几十样东西。虽然有时候有的长辈会重复,但是不要紧,因为这个阶段我们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让长辈们开口讲话,能轻松地加入进来。

      游戏接着开展,我们的指导师会请每一位长辈都抽选一张图卡,然后告诉大家图卡上的内容,之后就请长辈分享一个与卡片内容相关的故事,要求是自己经历过的快乐的故事。

      有一次我们的活动中,70多岁的王阿姨抽到了一张五六十年代的结婚照,当时一拿到卡片,眼泪唰地就下来了。我们当时想阿姨可能有伤心的过往,所以就劝慰她。等她平静下来后,阿姨告诉大家,她其实是快乐的眼泪。因为图卡让她想起了跟自己在一起风风雨雨几十年的老伴,去年因为一些矛盾办了离婚手续,她一直在考虑要不要复婚。她拿着卡片反复地问,怎么会这么巧,让我抽中这张卡片,是不是冥冥之中我们还要一起生活?这时候,其他长辈才知道王阿姨的故事,所以纷纷地劝她说,勇敢一点接受复婚的请求。

      当所有的长辈分享完故事之后,我们的指导师就会给大家出一个难题,要求大家逆时针交换图卡,然后复述前一个人说过的内容。这时候,一下子就把长辈们从远期记忆里又拉回到当前的记忆中来。因为长辈的专注程度与记忆能力都不一样,所以就会演绎出很多有趣故事,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这就是我们游戏的第一阶和第二阶,这个游戏一共有六阶,指导师会根据长辈们的身体状态临时决定要不要继续。



      我们这个游戏的设计主要有两大主轴。第一个主轴是时间轴,我们的图卡内容上有少年时期、青年时期和中年时期等各个时期。第二个是内容轴,它包含吃喝玩乐等方面。经过这个游戏的反复锻炼之后,长辈们可以对过往几十年的生活进行一个方方面面的回忆。研究证明,只要对过往的记忆进行一个系统性的重构,那么五年之内都很难忘记,这大大地减缓了长辈们记忆能力的衰退。

      刚刚大家看到,在游戏中长辈们从短期记忆到长期记忆,又回到短期记忆的这个过程中,乐龄游戏不仅仅锻炼的是记忆能力,而且还锻炼了联想能力、语言组织和表达能力。重要的是什么呢?重要的是在这个过程中,长辈们增进了相互的了解,让他们有更多的话题,这样可以帮助长辈们重建社交圈子。

      大家如果明白了这个道理之后,回家就可以用起来了。即使没有这些图卡也不要紧,您可以跟长辈找一些过往的话题,然后进行深度回忆。什么是深度回忆呢?就是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跟谁在一起发生了什么事情,内容越详细越好。当然有的长辈一开始可能会回忆不出什么东西,您千万不要着急,只要反复地多讨论几次,一定可以看到效果。当然,您也要跟他们经常说一些近期发生的事情,比如说,奶奶,昨天晚上吃了什么呀?好不好吃?看似非常简单,其实是会有很好的锻炼效果。


      下面这个游戏叫眼明手快,大家可以看到有五颜六色的形状,这个游戏的第一步是指导师带着长辈们认识这些图卡,并且统一上面的颜色和图形的名字。为什么要统一呢?因为长辈们对色彩和图形的辨别能力是在衰退的,就比如说深绿色,在一些长辈眼里是深蓝色或者黑色,这时候我们就不能用色彩来开始这个游戏,必须用图形开始,这样就可以让每一位长辈都能够加入进来。

      游戏开始之后,我们首先把牌平均分给每一位长辈,长辈不能看自己的牌,翻牌的时候要往外翻,让大家都能看到。如果看到桌面上有两张牌存在同一个颜色的时候,赶紧喊出颜色的名字,并用手拍桌子,拍的慢的或者喊错了,那么所有的卡牌就归他。大家可能觉得这个游戏规则很简单,但如果桌面上有四张牌存在同一个颜色的时候,就有点困难了,大家需要全神贯注。

      有一次我们在清华的老年活动中心做活动,有一位腰疼的老师,她一开始一边揉着腰,一边来玩这个游戏。但随着难度一步步增加之后,大家就越来越专注,越来越专注,一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当大家看到腰疼的老师手都拍红了时,就调侃她,你腰不疼了吗?这个老师才反应过来,我刚才都忘了,整个人都在游戏里。我们身边的长辈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慢病,如果他们每天都沉浸在自己的慢病生活中,生活就会变得很枯燥。通过游戏可以让他们短暂的忘记这个痛苦,度过一段愉快的时光。


      这个游戏是我们全脑健康类游戏的一个代表,它通过图形、颜色、数字、逻辑和运算来调动脑、眼、口、手的协调能力。通过反复锻炼后,可以让大脑变得越来越活跃,越来越敏捷,当长辈们发生磕绊时也可以快速地反应过来,并采取措施,以防大的损伤。在我们的联合研究中,养老院长告诉我们,参加游戏的长辈在整个冬天都没有发生跌倒的事故,这就是会玩游戏的老人不爱“老”呀。


      不知道大家感受到乐龄游戏的特点了吗?首先,它有非常明确的功能属性,比如说刚才的游戏,一个是锻炼记忆能力的,另一个是锻炼反应能力的。它没有门槛,每一位长辈都可以轻松加入。它的规则很简单,长辈没有负担。它循序渐进,长辈有期待感,有成就感,同时又有一些挑战。但更为重要的是什么呢?是乐龄游戏带给大家的快乐。

      刚才在游戏中大家可以看到长辈们哈哈大笑,其实有很多次活动结束后,长辈们跑到我们面前说,我很高兴,因为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哈哈大笑了。欢笑对在座的各位来讲不算什么,但是对于高龄老人来讲确实很宝贵。因为他们的生活太平淡了,他们需要一些兴奋的事情。

      大家可能很好奇,我们是一个什么样的团队呢?为何会开始做乐龄游戏?其实我们团队是清华大学建筑学院专门做养老建筑设计研究的。平时,我们经常会去养老院和养老社区做调研,我们调研时深深地感到,长辈们光有一个舒适安全的居住环境是远远不够的,因为他们的生活很单调,他们身心的退化速度很快,失能失智的比例也很高,所以我们就想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助到他们,在出国考察学习中我们就发现,乐龄游戏是个好办法。


      回国后,我的导师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的周燕珉教授联合发起了第一届全国乐龄游戏创意设计大赛,当时我们的主题叫老爱玩,就是为老设计、为爱创意、为玩行动。我们第一届大赛共收到200多份作品,来自全国各地,年龄最大的是八十多岁,最小的是九岁。我们当时很高兴大家都能来关注这件事,但是我们在赛后重新整理这些作品的时,发现这些游戏虽然各有特点,但是功能属性和适用人群上的划分并不清晰。因为我们要面对不同年龄段和不同健康状态的长辈时,需要的是一个更加专业、更加系统的乐龄游戏。

      怎样才能提高专业性呢?为此,我们专门成立了一个跨专业的团队,同时也与国际上的专业组织建立了合作关系。我们与国内的康复专家、中医专家和运动专家一起研发适合我们国内老年人的新游戏。通过一年多的努力,我们现在已经初步建立起WISH GAME乐龄游戏体系。什么是WISH GAME?它包含全脑健康游戏、社交游戏、健体游戏和健康管理游戏。建立起这样一个体系之后,我们就可以针对长辈们的身心特点来采用合适的游戏。


      我们的实践研究表明,只要经过三到六个月的锻炼,就可以明显看到长辈们的变化。去年,我们与北京光大汇晨养老集团做了为期一百一十八天的联合研究,每周两次课程,每次两个小时,当时采用国际通用的认知评估MOCA量表做了前后测试对比。三个多月下来,参加游戏的老人的全脑认知健康水平提升了30%,而没有参加的却下降了12%。大家可能觉得很惊讶,怎么会这样?事实就是这个样子,长辈们的平均年龄八十五岁,他们的退化速度很快,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觉得这事情很有意义,虽然比较辛苦,但看到长辈们的一些进步,我们很高兴。


      其中有一位马奶奶,她自从得了认知症后就非常依赖爷爷,爷爷走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爷爷刚跟她说过的话,她转头就忘记,只要看不到爷爷,她就到处寻找。经过三个月的游戏,大家看到了马奶奶有一个明显的变化,她开始可以一个人安心地坐下来跟大家一起玩游戏了。在进行到第十二周的时候,大家发现奶奶可以记住刚刚发生过的事情。比如说爷爷跟他讲,我去买饭了,一会儿就回来。奶奶不会再到处去找爷爷了,因为她能记得爷爷去买饭,一会儿就回来。这就是乐龄游戏给长辈的身心带来的变化。


      刚才看视频的时候,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和我穿着一样紫衣服陪着老人玩的指导师,她就是我们的乐龄游戏指导师,她有特殊的价值,她会根据长辈的状态来选择合适的游戏,并且陪着他们层层闯关,必要时会很有技巧性地提醒,并且及时地给予鼓励,让长辈们慢慢地建立起成就感。这对于那些对生活和对自己身体失去信心的长辈来说是很重要的,因为他们会在游戏中感觉到,我还行,我比想象中的要好。同时游戏的乐趣感也会慢慢地让他们增强努力生活下去的信心。


      为此我们正在努力地培养乐龄游戏指导师,希望通过他们把乐龄游戏带给更多的老人。我们同时向北京市政府申请了市级民非组织——北京开心果老龄产业促进中心,这是我们国家第一个致力于乐龄游戏的公益组织,我们正在为养老机构和社区培养更多的专业人才。

      小时候,爸爸妈妈为我们提供很多游戏和玩具让我们快乐成长。现在,是时候让我们来寻找能够让他们更加快乐、更加健康的游戏和活动,希望通过乐龄游戏给我们的父母带去一个更好的晚年。


      我们将持续举办全国乐龄游戏创意设计大赛,并且推动乐龄游戏成为一项社区的公共服务,让乐龄游戏走进社区、走进家庭,让每一位长辈都能体验到乐龄游戏带来的快乐和健康。这一切是因为我们相信会玩游戏的老人不爱“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