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员来稿|霞光——我在云南老年开放大学学习的日子

2020/11/17 15:40:06  

作者  杨春

       今年大年初二,我值完了人生当中的最后一个24小时班,正式开启了退休生活。

       过年喜庆的气氛还没有散去,新冠肺炎的疫情已经笼罩了整个中华大地,给我有点无聊的日子又增添了几分阴霾,每天困在家里做做家务,听听音乐,看看书,时间显得有点漫长。

       尽管退休以前已经做了详细的退休生活规划,也做足了思想准备,但当真正闲下来以后,离开集体的孤单感和没有了目标的失落感还是让我有点不知所措。

       一天朋友小聚,讨论起各自的生活,我表达了想去读老年大学的想法,好友建议我去云南老年开放大学学习,我一听非常兴奋。云南开放大学是我的母校,我于1987年毕业于云南广播电视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没想到我的母校还办了老年大学,我这不是要回归到我的母校,再续我们的前缘了吗?

       我立即研究了课程,一口气报了钢琴、英语、声乐和舞蹈四门课程,满心期待着学校开学的日子早早到来。


       由于疫情的关系,开学的时间延迟了,我忍不住先跑去学校考察了一番。学校浓烈厚重的书香气息扑面而来。我喜欢这种校园的感觉,它是那么陌生又熟悉,让我仿佛又回到了过去求学的时光。

       让我欣喜的是,学校没有让我们等很久,9月 14 日就正式开学了,那天我早早起床,8点50分的第一堂课,我8点钟到学校的时候就已经有很多同学就位了,看来大家都要做勤勉的好学生啊。

       走进宽敞明亮的教室,坐在崭新的钢琴面前,心里又是激动,又有说不出的踏实,在这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我们又一次步入了一个忙碌的新阶段。

       我的老师们都那么优秀,让我们过目不忘。英语老师宋老师,标准悦耳的英语发音很让我折服,教学细致耐心,让我们把原来不敢开口读英语的畏惧都丢到了脑后。


       钢琴老师谢老师教学言简意赅,通俗易懂,还会打一些小比方,让我们好理解又好记忆;舞蹈老师白老师用舒展、豪放的舞姿和奔放的热情,激发了大家对舞蹈的喜爱;声乐老师马老师那嘹亮优美的嗓音,总是让我们那么沉醉,我们都期望着有一天也能和她唱得一样动听。

       我的同学们来自不同的行业,有的已经两鬓斑白,大家都对未来充满了期待,对学习充满渴望和热情,课堂上专注地倾听,回到家认真地复习,努力实现我们年轻时没有能够实现的梦想。我的这些新同学对老师们恭恭敬敬,同学之间团结友爱,他们目光里带着微笑,脚步里走出的是坚定,同学之间有着更多的同龄人的相知和相惜。

       我学钢琴是零基础,碰到难题的时候,我的同桌周姐姐总会主动过来给我指点帮助,让我顺利地跟上教学的进度,同学们之间都是这么互帮互学,共同提高,那么落落大方,那么亲密无间,如同相识已久的姐妹兄弟。


       我的学校充满了浓浓的学习气氛,老师们尽心尽力执教,同学们你追我赶学习,教室里不断传出朗朗的读书声、叮叮咚咚的琴声和悠扬婉转的歌声,还有学校组织的征文、培训和公开课,这一切都让我感到充实和惬意。

       在这里,我们又回归到温暖而充满活力的集体,孜孜不倦地学习,一点一滴汲取着知识和文化的营养,收获着人生的不断丰盈。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

       我们迎着朝阳上学来,伴着夕阳放学归,老年大学犹如一道灿烂的霞光,再一次照亮了我们的生命。


来源:云南老年开放大学
(部分内容有删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