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员来稿|追循汉字的书法之美——青岛老年开放大学学员书法乐学故事

2020/11/17 15:40:25  

作者  吴立新
青岛老年开放大学篆隶班

       汉字是世界上最悠久的文字之一。它已经有五千多年的发展过程,现在有约占全球四分之一的人在使用着它。

       汉字在中国源远流长的文化史上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而优美的汉字书法作为中华民族文化艺术宝库中的璀灿珍宝,几千年来一直熠熠生辉并滋养着我们的精神世界。

       记得小学二年级时,每周有一节书法课,就是描红,“上”、“大”、“人”等等汉字,用双钩红线描摹在九宫格的练习簿上,我手持毛笔,在饱含墨汁的海棉上按一下以吸取墨汁,在双钩的汉字上填写。

       这种九宫格描红本,红色细线围成字的轮廓,红色像一种“界限”,我手中毛笔的黑墨不能随性逾越红线轮廓的范围,九宫格描红,在我学习汉字书写的同时,也使我学习“界限”、“纪律”、“规矩”。


       童年的书写,是最早对“规矩”的学习,“规”是曲线,“矩”是直线,汉字的书写学习,既学习直线的耿直,也学习曲线的婉转,既学习“方”的端正,也学习“圆”的包容,它饱含了做人处事的“规矩”学习。

       我真正体会到汉字书法之美,并开始系统学习书法,是在陪女儿学习书法之后。经专家指点,建议我按照文字的发展历程,从甲骨文特别是大篆开始学习。


       这时机缘巧合,青岛老年开放大学于2018年秋季开设书法大篆课,邀请了岛城著名的书法家篆刻家刘强老师讲授,我有幸成了其中的一名学员,从此,也开启了我沿着汉字的脚印去追循书法美的学习旅程。

       2019春节期间,我自青岛出发,一路驾车向南向西,开始“追循汉字书法美”之旅:徐州汉画像石艺术馆、河南洛阳龙门石窟、洛阳博物馆,最后来到了我期盼已久的汉字诞生地——河南安阳殷墟博物馆。

       我流连于片片甲骨之间,痴迷于甲骨上所刻的文字,震撼于司母戊大方鼎的雄浑与庄严,感叹古人的智慧与高超的技艺。


       这次旅行,行程2千公里,虽然累,但内心的欢愉却是无法形容的,我深深地为古人的智慧与创造力所折服,为汉字的美所倾倒,为汉字的顽强生命力所惊叹,同时也更坚定了要认真学好汉字书法,为弘扬祖国传统文化尽一点绵薄之力的决心。

       2019年国庆后秋高气爽时节,我又开始了新的一次“追循汉字书法美”之旅。这次,我来到了古都西安,陕西省博物馆和西安碑林博物馆是我这次旅行的主要游览地,特别是西安碑林博物馆。

       这是一座我国古代书法艺术的宝库,陈列了众多的书法名碑,包括《开成石经》、《孝经》、虞世南《孔子庙堂碑》、僧怀仁集王羲之书《大唐三藏圣教序碑》、颜真卿《多宝塔碑》、《颜家庙碑》等等,无一不是驰名中外的书法瑰宝,令人目不暇接,淌漾其间,感觉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浸泡在书法的美妙里,既兴奋又紧张。

       这些碑刻,或古拙、或遒丽,或庄严、或潇洒,既肥瘦相间,又润燥得当,如水波跌宕,如檐牙高啄,如飞鸟双翼翱翔,因为件件是瑰宝,所以每到一块碑前,都像刚刚发现了稀世珍宝一样忍不住低呼:“哇,有这个!”、“快看,有这贴!”然后一边细细品味,一边在左手手心里慢慢描摹,一直到闭馆,才万分不舍地一步三回头离开,临走,在眼花缭乱中买了很多的拓片回来,准备以后细细临摹体悟。

       这就是我的书法乐学故事——追循汉字的书法之美。亲爱的朋友,你看了这篇小文后,是否也会加入进来?欢迎你!



来源:青岛老年开放大学篆隶班
(部分内容有删减)